搜索

[五 毛] 医院里的那个人

[复制链接]
查看: 379|回复: 0
发表于 2020-5-5 23:1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年仲夏,与多年未见的两好友在街边吃烧烤,感情深厚,大家都放开了喝,结果其中一个“王主编”喝多了,人事不省,我和李煜喝的也不少,好在还清醒,主编在烧烤摊昏睡了一小时未醒,看脸色有些发白发冷,为防意外,变高价租了辆车,送他去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医院在当地很有名,最大的名声源自于,里面都是有丰富经验的老医生,据说都是从省里大院退下来的,他们不仅在里面当顾问,还亲自坐诊,因此,医院虽然不算很大,名声却超过了县市级的大医院,医疗设备甚是齐全,当然也少不了太平间。除了在当地火得很,也有外地人来这里看病。

将主编送进医院,初步诊断后,急诊医生说是急性酒精中毒导致休克,当晚急诊坐诊的主任立刻安排洗胃治疗。那时已经是凌晨1点多了,医院里,也不像白天那么热闹,病人都休息了,只有急诊科还灯火通明,值班的护士是楼道里唯一能发出响动的。

紧急洗了胃,抽了血,医生又给开了药,安排了一间病房打点滴,整个过程都是及其紧张的,刚开始没有太注意,当主编在病房里安置好以后,我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我仔细的梳理了一遍,自我们到了医院以后所做的一切事,见到的一切人,当我的脑海中显示出急诊科那位身材高健的主任时,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因为,他竟然带着墨镜。大晚上的,医生怎么会戴墨镜,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医院为了方便管理,将病房做了划分,不同程度病情的人安排住在不同的区里,主编所在的病房,只有两张空床,其余都有人占了,安排好主编,我与李煜打了个招呼去了趟厕所。也许是为了让病人更好的休息,楼道里的灯开的很暗,空调似乎也开的很低,我感觉有些冷,不同于大城市那种,明亮光滑的地板,即便灯暗一些,也会显得亮通通的,这里因为很多年未翻新,还是几十年那种装修,地板和墙壁的反光都很差,所以才会显得很暗。

我到了厕所时,发现厕所的灯是坏的,幸好手机上有手电筒,再借点楼道里的光,并不是很暗。里面有三个蹲便,用简易板材隔开了,每个蹲便都有门,我看第一个关着,习惯性的去了中间的蹲便,蹲下后,又习惯的打开了手机,准备查一下这家医院的网络信息。似乎是厕所里的网络不太好,折腾了一大会,加载了几遍都失败了,于是又打开了手机上小说解闷。

刚看了一小段,突然听到隔壁“咔啪”一声响,似乎是打火机的声音,真真的吓我一跳,因为听人说医院里晚上阴气重,经常闹鬼什么的,我本就提着心吊着胆呢,刚刚静心听了一大会,厕所里一点动静也没有,确定是没人的,怎么隔壁会有打火机的声音。

不一会,香烟的味道就串了过来,知道真的有人,心就踏实下来了,闻到二手香烟的味道,也勾起来了我的烟瘾,于是就准备向隔壁讨支烟抽。“喂,哥们,来支烟呗”我语气诚恳的问了一句。可是对面竟然没有任何回应,我心想,人家也许不想给吧,就没再说话了,当我再拿起手机准备继续看小说时,突然从两个蹲厕隔板底部的缝隙里滚过来一个东西,我一下子高兴起来,以为是隔壁递过来的香烟。就用手直接拿了起来,是个球?嗯怎么会是个球球,不应该是香烟吗,我拿手电筒一照,我靠,竟然是个沾满了粘液的玻璃球,吓得我手一抖,掉进了蹲厕了。

紧接着,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沙哑的声音,“隔壁朋友,有没有看到一只眼球”。“眼球,眼球,我的天”我一听,实在是不敢在蹲了,稀里糊涂的回了一句,“没看到”,就匆忙收拾了一下,也没冲水,开门出去了。出来后,我没敢跑,因为跑起来,这楼道里的回声很大,我只是加快了脚步,往前走,我可不想让隔壁那怪人知道,他的玻璃眼球被我一不小心给抖到便池里了。可是当我走出几十米后,还是忍不住想要回头看看,那里面的人到底是谁?我装作病人在走廊里活动的样子,一边来回走动,一边关注着厕所的位置,果不其然,几分钟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那人身材高高的,还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

“他,他是急诊科主任?可是,他的声音?”一下子,我有些懵,他向着楼道这边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异常,就从距离厕所不远的步行梯离开了。我终于痛快的舒了一口气,扭头向主编病房的位置走去,就在我经过中间那个护士台时,隐约的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大致意思是:“今天晚上主任救治了一位心肌梗死的病人,那人来医院时,胸口闷的厉害,经过检查,输了液,三个小时后却莫名的加重了病情,最后死在了xxx号病房的病床上,其中一个护士还隐晦的说了一句,那输液的药好像不对什么的~”,听到我的脚步声,里面顿时就安静了。

得知这样一个“大阴谋”,再联想到那主任的各种异常,我忽然感觉到一股寒意,反而对朋友们说的医院阴气重闹鬼那些事都不怎么关心了。

回到病房,李煜正斜躺在那个唯一空着的病床上打盹,因为太挤,我决定出去找个空地呆会儿,顺着楼道转了一圈,发现有几个病房是空着的,我便准备找一个进去休息会,因为喝酒的缘故,虽然没有醉,头还是晕晕的,随便找了个空床位看了会手机,很快就睡着了。

梦像放小电影一样没有头绪的演播着,睡得很累,也有些冷。突然,我听到一声“咳嗽”,一下子就醒了,迷迷糊糊中反应过来,知道自己是在一间病房里,里面黑乎乎的,我打开手机上的手电,下了床,准备去看一下主编,可是突然一声“胸口疼”声音传来,我突然一下子毛了,哪里来的声音,我回头用手电一照,在我刚睡的地方竟然有个人,蜷缩着,背对着我,轻轻的呻吟着。

我二话不说就冲出了病房,一边往外走一边回想着之前进来时的情景,明明当时是没有人的,怎么会有个人在里面,难道我当时喝多了没注意到,不可能啊…..,我回头卡了一眼房号,405,稀里糊涂的回了主编的房间,主编已经醒了,但还没有清醒,时不时的“嘶吼”一声。听到这个声音我和李煜就放心了。

这时,李煜突然问了我一句,是否觉得这医院晚上有点瘆得慌,我没说什么,做了个鬼脸应付过去。

第二天早晨,主编恢复了七七八八,我们早早的办了出院手续,走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帮人在闹事,以为是医闹,爱看热闹的主编,也不顾自身不舒服,远远的停下来看热闹。我和李煜也只能陪着,谁让我们俩没醉呢。但是当我听到那些人的对话,立马就不淡定了,因为那间房正是昨晚听说的那位被抢救失败的心脏病人住的房间。人是晚上12点走的,家属都去处理后事了,房间就空着了,当晚没人住进来,可是我晚上遇到的那人是谁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二十四节气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言论!

Powered by discuz!X3.4|备案信息:备案中...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