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鬼故事] 杠房与半人桩

[复制链接]
查看: 29|回复: 0

升级   42.67%

发表于 2019-7-11 13: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强在经过邢家大街时,走得很慢,并且打开了手电。

本他是不在意天黑的,因为自己胆子大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他不想把这个名头让别人抢了去,于是他喜欢走夜路,且从来都不打手电。初冬的夜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农村里就是这样,过了晚上九点,家家户户都开始陆续灭灯了上炕睡觉,大街上别说路灯,就连带亮儿的车都少见,除非有月亮,还能看到路,但是今晚却只有星星,抬头一看,好像星星都使劲的像宇宙深处躲去。

刘强之所以拿出了手电,并不是因为最近村里刚死了人,如果是这样,他反而会因为村里刚死了人,自己还敢走夜路而沾沾自喜。这次的事情不同往常,今天晚上在村南打麻将时候,他听说了一件怪事,跟他说这话的是住在村南的赖三,这家伙平时不务正业,小偷小摸,村里人见人烦,都躲着走,常年混迹于各种牌场和酒场之间。赖三透露,前天晚上他去村北赵寡妇家取缝好的衣裤时,听赵寡妇说,在邢家大街后坑那块这几天总闹鬼,赵寡妇也是白天跟几个老娘们儿聊天时听说的。要知道村里这些好打听事儿的老娘们儿对于新奇事情的传播速度,比村里的广播喇叭快得多。

刘强起初以为赵寡妇故意挑逗他,想试试他的胆量,于是也没在意。不过就在昨天晚上打完麻将回家,路过邢家大街后坑那段时,他真的听到了动静,要知道那个时间点,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正当他哼着小曲沿着熟悉的街边向前走时,忽然,就听见左侧不远处发出了一阵木棒交击的声音“砰砰邦邦”声,刘强停下脚步,看了一眼周围,又支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下,没什么动静,也许是自己听错了?于是他将信将疑的又继续向前走,忽然又是一阵木棒交击的声音传来,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深夜里极其安静,这次刘强听清楚了,确实是有声音,于是他就在路边蹲下身子,侧耳倾听,不过此时又没了声响,“他妈的,谁在哪”刘强放开声音骂了一嗓子,但是没有任何回应,不过就当他准备站起来的是后,“砰砰邦邦”的声响又来了,刘强一惊,他终于舍得从腰间的口袋里掏出来了手电,然后直接向左侧发出声响的位置照过去,不照还没事,这一照,真的吧刘强下了一跳,原来,那里正是邢家的杠子房。两扇漆黑的门版紧闭着,隐约可以看到门上那种老古董的大锁还锁着,刘强刚要收回手电逃跑,又听见里面“砰砰邦邦”的响了起来,刘强不敢再多想,憋了一口气,飞也似的向回家的方向跑去。跑了没几步,忽然又听到背后传来很有节奏的“咚嗒、咚嗒、咚嗒、咚嗒声响”,细思极恐,“不会是僵尸吧”,最终刘强也没敢回头,一口气跑回家里,顾不上脑门上一层冰凉的汗珠子浸湿衣领,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上午,刘强准备前往村南去玩两圈的时候,又经过邢家大街,因为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他决定仔细的观察一下杠房,一个约10平米左右的小屋,左侧墙壁上开着一个20厘米宽高的木网小窗,正对马路是两扇有点开裂的黑色门板,中间挂着一般古朴的大铁锁。这跟一般的杠房也没什么区别,村里都有好几个呢。

“到底是什么发出的声音呢?流浪汉?还是有人偷东西?不可能啊,谁偷这晦气的东西”刘强胡思乱想着。

刘强忍不住好奇心,他寻思着是否里面的杠子被人偷了,不过就当他将眼睛从门缝看进去的一瞬间,刘强突然一个咧斜坐到了地上,因为映入刘强眼帘的竟然是一个穿白衣的人,背对着他,在里面的杠子上坐着,领口空空如也,一只手里还拿着一缕头发,另一只手在不停的梳理着。刘强差点吓尿,但是光天华日的怎么可能,不信邪的他爬起来又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道“原来是看错了”。里面只有那些朱红色的杠子,整齐的摆放在各自的位置,又反复确认了几遍,刘强才放下心来。

“不会是赖三这小子故意整我吧,他奶奶的,让我抓到证据,绝饶不了他”刘强想起来昨晚是赖三高诉他这回事,紧接着就被他碰上了,就这小子平时的作风,不能排除是赖三搞的恶作剧。

牌场上,刘强提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质问赖三,可是赖三死活不承认,刘强也没有办法。但是接下来的一件事又触动了刘强的神经,吓得他浑身一阵冒冷汗。因为就在刚刚,赖三又传来一个惊人的讯息,邢家大街又发生了一件怪事,住在村北的老爷子郭明堂,昨天晚上被人发现晕倒在了邢家大街,老爷子60来岁,也是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时胆子也不小。后来当老爷子醒过来,孩子们问起原因经过时,老爷子说他经过邢家大街后坑那一段时,不知怎么的就遇到了鬼打墙,他本来没开手电筒,好像是被一块砖头绊倒了,爬起来后,发现墙面是一堵墙,然后摸摸四周将然都是墙,自己像是被困在了一个枯井里,老爷子突然就意识到不对,因为这条路他经常走,知道左侧是个坑,右侧是马路,哪里来的墙。于是,老爷子就地坐下,大声的骂了半小时,当他回过神来感到手冷的不行,向前一摸,突然发现墙没了。而当他恢复了自由,准备家里走去的时候,又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几声咚咚咚的声音,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心里有些恐惧,情不自禁的回头一看,只见有几个一米多高的无头人,身上盖着黑布,一蹦一蹦的往坑里蹦去,然后就消失在了坑里。

“这是什么,难道是”,郭老爷子感到头皮发麻,因为他想起来了一件事,那是在他小时候,赖着村里的老人们给他讲故事,于是有一个老人就告诉他的,说在很久以前,邢家大街附近出现过一些奇怪的事,几十年来,邢家大街的格局都没发生过什么大的变化,当时,路的左侧高高坡处也是一座杠房,路的左侧的坑里那时载满了树,因为每年附近的雨水都流向坑里,树木长的很旺盛,那时有很多人亲眼所见,到了深夜,偶尔就有一些像是被砍了头的人一样的东西,晚上经常从杠房里出来,一蹦一蹦的经过马路,最后跳入坑中的树林里就不见了,后来村干部还专门组织了人去坑里调查,结果可想而知,皮毛没找到,人们都认为是那些人串通好了编故事,最终村干部借此机会,让附近的居民把坑里的树木都给刨了(那事村里雨大,要用坑来疏导雨水),再后来有人说那没有了头的怪物叫做半人桩,是人在凡间做了坏事,到了阴间不收,被砍了头放回来的,这些人永世不得超生,后来这件事被人们茶余饭后热谈了一段时间,就被淡忘了,不知怎么的,再后来就没出现过了。

刘强第一次,晚上没有回家睡觉,他与朋友打麻将一直到天亮。第二天,刘强与赖三一起去找到了村长,将此事与村长做了汇报,他实在是害怕,因为,并不是所有经过的人都能在晚上看半人桩,而只有他这种行为不检点的人才会碰上,前天的那次事件,又让他多了一项新的值得自豪的事,半人桩并没有给他鬼打墙,也没有正面将他吓到,刘强想,也许他并不是那个阴间不收留,无可救药的人,他还可以挽救,至少他要比那位郭老爷子强,但不知道那过老爷子为什么也会被盯上了?

村长后来找来了童半仙,童半仙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在邢家大街的那座杠房前,做了一场没有惊动四邻的法事。说来也怪,从这之后,这里真的就不闹鬼了,童半仙的地位又得到了巩固。而且更让人诧异的是,爱好打麻将,中日无所事事的刘强竟然也发生的巨大的改变,从那天起,刘强渐渐的远离的麻将、各种牌和酒厂,刘强做起了粮食生意,过了三五年,也发了笔小财,盖上了房子,也娶了媳妇,生了个胖小子,日子过的红红火火,而那赖三前几年因为吸毒被警察抓了,没人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了。(现在的杠房就像是现在的墓葬文化一样,已经被科技的新风吹得摇摇欲坠,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


原创:五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3:古楼东(https://www.24jq.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禁止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网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言论!

Powered by discuz!X3.4| 技术支持 二十四节气网|备案信息:冀ICP备14005070号-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